一漫天黄叶的秋天,夕阳透过老榆树的残枝斜照在刚刚刷好油漆的长椅上,沾了一身桔黄色油漆的刘元愤怒地踢着“油漆未干,请勿使用”的牌子。身穿一条洁白长裙的韩琳,目光一如那长裙般苍白,又一次重复了那句已经说过好多遍的话:“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觉得咱们不合适。”脏兮兮的刘元终于放过了告示... 全文

2006-11-09 11:54 来自版块 - 〖 娴静烟火 ☆ 小说 〗

(一)就在这个夏天,在昨晚的月光下,那朵睡莲,悄悄绽放。不知从何时期开始喜欢睡莲,一向不喜欢纯白的东西,比如婚纱,又比如月光。我总是偏执地觉得一尘不染并不是生活的真味,于是常常有意或者无意地避开。避开皎洁、避开孤傲,也避开并不耀眼却刺痛心口的那种无瑕,在洁白里,曾是我的灵魂。经过... 全文

2006-11-07 11:35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骆驼寻到绿洲之前跋涉过多少黄沙飞鸟停在树脂之前擦痛了多少雨滴我回头重温旧梦之前遗失了多少时间/一缕目光像朝圣的使徒穿越半透明的时空记忆里依然下着雨那是遥远而切近的岁月把光阴积蓄起来也换不回你在水中央天和水都是蔚蓝的样子/当我又转过身继续走漫漫长长的路仿佛已游离了躯体像一棵草种在那... 全文

2006-11-07 11:32 来自版块 - 〖 桃李争春 ☆ 诗歌 〗

一起先是小雪在吃午饭的时候打碎了一个盘子,被阿姨罚站半个小时,我和东子见到小雪站在角落里哭泣的样子,心理难过得无法用语言描述,于是策划谋杀阿姨。我们计划把死苍蝇、河沟泥、猪大肠、洗衣粉,还有东子的尿搅在一起,弄成一瓶“毒药”,投进阿姨的午饭。就在投毒的一刹那,被一个叫秀萍的丫头发... 全文

2006-11-07 11:06 来自版块 - 〖 娴静烟火 ☆ 小说 〗

那一天,我和你手拉着手走进一家带空调的咖啡馆好像一对初恋的小情人小姐端过咖啡,扭着腰样子有伤风化/你的开场白:还记得从前吗又引出一大串陈年的故事我泡在你的回忆里,渐渐化去像咖啡里的糖/你对着我微笑一副以往从未有过的温柔还有你的手温顺地躺在我的手心里而我一本正经地握着摆出很专注的样... 全文

2006-11-06 11:32 来自版块 - 〖 桃李争春 ☆ 诗歌 〗

街头的瞎子拉响了二胡我在黄昏的斜阳里倾听我不懂音乐,感觉失去了重量迷迷糊糊间开始胡思乱想/一只灰色的鸟绕了一圈奋力撞在墙上血腥引来了一只猫闭了眼,一切归于沉寂包括不知名的曲子人们都如我闭了眼也如我不肯给钱/睁眼的时候瞎子早已收起了二胡黄昏的天空最后一块光斑也马上就要死去万物静静地... 全文

2006-11-06 11:31 来自版块 - 〖 桃李争春 ☆ 诗歌 〗

岁月,是奔流不息的河水,用尽全身的力量也挽不住他向东的脚步,浪花的悲戚里,是多少个绝望的回眸,哪怕跃起在风中,也终将被吹散,无奈地带走每一个曾经鲜活的日子。手中的沙漏,记载着谁人的青春?门前的溪水,又带走几多春日的艳阳?谁的容颜默默老去?又是谁的心在光阴里凄凉?大漠里的琵琶,你被... 全文

2006-11-06 11:25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愁云惨雾冷月间,霹雳一声炸秋寒。手足方聚人先去,琴瑟未鸣弦已断。黑土有情纳骄子,苍天无眼夺英年。何夕梦里重把酒,举杯再续来生缘。

2006-11-06 11:19 来自版块 - 〖 古道西风 ☆ 诗词 〗

题记:远东原指欧洲人指亚洲东部地区,常指中国、日本、朝鲜和西伯利亚东部,在狭义上,我更愿意把中国的北部和俄罗斯的亚洲部分称作远东,在这里有江东六十四屯的斑斑血泪,有中俄三百年关系史的悲欢离合,还有一个相当于两个台湾大小的岛屿——库页岛,我之所以要提起这个名字,也许主要是因为从这里... 全文

2006-11-06 11:16 来自版块 - 〖 娴静烟火 ☆ 小说 〗

无聊的时候在网上游荡,顺着冰心蝶舞的博客找到了这个论坛,整个上午都在阅读,如痴如醉,然后壮起胆子注册了一个帐号,混进这个到处都有书卷之风直来直往的花园,希望各位给我这个没有太多墨水的小人物一个容身之地,谢谢谢谢。听说完论坛先得发个拜山帖,以示尊敬,本人再次声明对这个论坛原始居民的... 全文

2006-11-06 11:09 来自版块 - 〖 龙门客栈 ☆ 茶馆 〗


返回顶部